建一座村史馆,送养蒙文化回家

Byaixiangbao

建一座村史馆,送养蒙文化回家

民国二年(1913年),浙江省萧山县桃源乡立养蒙初等小学校成立,“养蒙”二字,语出《易经》中“蒙以养正”,又有“教养童蒙”之意。100多年来,这所学校凭籍着养蒙文化,为这所学校脚下的土地,培养了成千上万的栋梁之才。而如今,随着时光流逝,世事变迁,原本有悠久历史传统的古村落面临着整体拆迁,许多当年的照片,老物件,已故乡贤的日常用品已流失殆尽,再不把这些代表本村本地区的优秀文化收集整理出来,陈列在一个具有文化符号作用的公共建筑里,恐怕是一种罪恶,基于这种考虑,我们想在重建的许氏宗祠内给源远流长的养蒙文化披上温暖外衣,送它回家,这是我们发起这个项目,建一座代表它文化内涵的村史馆的最初设想。

项目地点位于浙江省杭州市 萧山区浦阳镇桃北新村许氏宗祠内。

(图为重建的许氏宗祠)

(图为村民自发重设祖先的墓碑)

什么是养蒙文化

海航之家:我的家乡杭州市萧山区浦阳镇桃北新村许家自然村,坐落于浦阳江畔,浦阳江给了许家人舟楫之便,交通之利。先祖建造小木船在凰桐江、浦阳江内河搞短驳船运,生意兴旺后,从诸暨贩运稻草,运抵富阳、桐庐给造纸作坊做原料,回程捎带些木炭、柴禾、山货等农副产品到沿江贩卖。晚清,又向近海海运发展,全村先后打造23艘外海船。佬大航海经验足的,能从杭州湾出海往南经宁波、温州,直至厦门,往北经上海、青岛,最远到烟台。还溯长江到九江、安庆、汉口、宜昌,直到重庆。许家村俨然成了航运专业村,民国时期许家船只最多时达47只,总载重量1938吨。1954年“公私合营”,150吨级“宏兴”号入列上海市海运公司,注册在上海港,其余新顺兴、金永兴、同源、中兴、公兴等几十艘船归属钱江航运公司。直到20世纪90年代,钱航二队、三队还有不少许家籍船员。

(图为宏兴号船只照片)

养蒙立本:许家村靠船运富起来后,不但铺石板路面做慈善,有眼光的许家人更重视教育,要让子孙读书识字比前辈有出息。清末,延名师办私塾。民国2年(1913年),由房长许尊宁发起,推举许玉生等5人组成学校董事会,创办“萧山县桃源乡立第七养蒙初等小学校”,校舍设在朝龙庙。办校经费,一是船户按船只拥有数捐赠,农户按田亩捐赠;二是校董和族中颖实户捐赠的5亩校田以及堂众池塘养鱼收入;三是收取学杂费,但贫寒子弟一律免费。民国5年,在朝龙庙侧后择址新建校舍,第二年将初等小学改为完全小学。民国34年,学校有班级5个,学生192人,教职工7人。学校董事多人受到民国教育总长章士钊、浙江省长褒予一等、三等金色嘉奖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学校几度易址改名,今浦阳镇中心小学前身就是许家小学。

(现存养蒙小学旧址照片)

人才济美:百年许家小学,培养了大批学子。他们中一些人后来读大学、出国留学,成为国家有用之材。仅第十五世智字辈中,有毕业于中国公学商科大学任南京国民政府军师政治部主任的许钧(1903~1927年)、毕业于国立济南大学在陇海铁路管理局供职的许华铎(1908~2002年)、毕业于浙江中医专门学校成萧山名医的许智法、毕业于江苏省立水产学校制造科的许知尧、毕业于浙江高级蚕桑学校的许智盛,还有毕业于中央高级军官学校或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许华芬等多人。第十五世许鉴(1904~1995年),是最早就读于养蒙小学校的孩子之一。清华大学毕业后,以庚子赔款公费赴美国康乃尔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留学。回国后先任清华大学教授,后任南京铁路轮渡工程处、京赣铁路、湘桂铁路工程师。他主持完成湘桂铁路柳江大桥、湘江大桥的设计和建造,是我国著名铁路桥梁专家。1963年,许鉴主持组建铁道科学研究院铁道建筑研究所,并担任第一任所长,为研究员。第十六世许信国(1938~1991年),解放初毕业于许家小学,1963年上海中医学院毕业,历任北京中医院消化科主任、北京中医研究所冠心病科研协作组副组长等。

(著名已故乡贤许智法先生照片)

许氏宗祠初建于乾隆四十七年(公元1782年),距今239年。时隔65年,前辈在建就潮奉庙的次年,道光二十七年(公元1847年)二次复建,风格古林、精致端庄,有明清风采。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遭粤匪骚扰破坏,隔十五年后,在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修复。以后,经多次战祸,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无法修缮,除石质门额和门框保存完好,前厅戏台及两侧厢房,不幸遭回禄之灾,正厅濒临倒塌。

家 在 哪 里

许氏宗祠前后已有一百六十八年历史,堪称悠久。

目前,我们生逢盛世,氏族年轻有为志士,萌发重建,已于2014年着手拆、扩、建,耗资600万元,并于2016年建设完成。这些资金全部由本村村民筹集,几位主要筹建祠堂的理事甚至举债来做这件事,可谓呕心沥血.不光如此,重建祠堂后,村民又组织圆了桃源许氏家谱。

(新圆的家谱)

送它回家

祠堂建了,家谱圆了,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每当我走进空荡荡的祠堂里,除了供奉着历代的祖宗牌位外,没有一丝丝活生生的味道。

这种味道就是文化,而桃北新村许家自然村的养蒙文化可谓家喻户晓,大家都知道那一段历史,也都能说上些典故,却没有系统的介绍和总结,这些传统文化的归纳是需要有一个村史馆来承载的。

从2003年开始,桃北新村走上了新农村改造的路途,随着拆迁的不断推进,许多有历史价值的老建筑也随之损毁殆尽,更别提那些老物件,以及有文化价值的老照片老古董了,我走访了桃北新村许家村的许多老人,他们是历史的亲历者,可以说是一种活化石,他们可以口述很多有关村庄的各种过去,但是一旦他们自己也成为了历史,谁又能完整的保存这些历史呢?

老人许勋晨,他的父亲曾长期担任许家自然村的会计,对村庄的过往有着账目式的记忆,在他的家中还保存着村里过去许多有历史价值的资料,比如账册,特定时代的房屋证书,老报纸,读书时的字帖等,我去拜访他的时候,他跟我讲了许多有关村庄的回忆,故事,传说,说着说着不免激动的落泪,这些有年头的文史资料不正是一部村庄史吗?

(许勋晨老人和他收集的资料)

还有一位老人许官泉,收藏保留了一大部分老物件,曾经他想把这些东西卖掉,后来自己的老宅也拆了,他觉得这些东西不能再没了,没了他就再不能把过去的经历回忆起来了,孩子们就再不能看到先辈是怎么生活了,他说:这些东西如果没了,传承就没有了,乡愁也就没了。他听说我们要建一座村史馆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说要把他保存这些东西展示出来。

(许官泉老人和他收藏的有关村庄的老物件)

通过前期的走访与梳理,这样我就萌发了建一座村史馆的念头,我想用各种证据包括物件信件资料照片等物品来佐证我们的过去,记录我们的历史。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许家有益理事会的理事也是本次联合发起人许祝刚,他很支持我这种想法,但他却告诉我:村里已无力再为村史馆筹集资金了。

(许家自然村面临整村拆迁)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了解到了古村之友这个组织,在这里,我看到了许多传统的建筑因为众筹得以保护,许多优秀的文化在这里受到关注与推广,我们需要资金来建设我们的村史馆,让文化回家,让优秀的传统文化得以传承,所以我们选择以众筹的方式来让建我们的村史馆,一方面是筹集资金,但更重要的是通过修建村史馆,来让全社会了解养蒙文化,记住这段历史,传承并且推广它。

回家之路

1. 2018年4月:动员本村村民及社会各界力量宣传此事,并募集款项,准备方案,成立村史馆筹备委员会,确定人员分工及职责。

2. 2018年5月:根据方案,向村民征集各种老物件,照片,资料,并完村史馆陈列设计方案,确定好施工单位。

3. 2018年6月:对村史馆进行布展装修,完成物品的陈列与布置,完成开馆前的准备工作。

4. 2018年7月:开馆。

(三位项目发起人商量筹建事宜)

项目发起人:

许金晶:曾就读于杭州师范学院,现为萧山区浦阳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浦阳镇桃北新村许家自然村人,负责项目资金众筹,联系馆藏设计与摆设等。

许祝刚:曾是萧山浦阳许家自然村村长,热心村里事业,浦阳镇许家有益理事会理事,浦阳镇桃北新村许家自然村人,负责村史馆项目统筹,联系村民募捐及收集馆藏资料实物等。

许信民: 曾担任临浦镇文化站站长,现已退休,出身于中医世家,著名已故乡贤许智法后人,热心助人,业余时间为人看病,浦阳镇桃北新村许家自然村人,负责文化指导,联系乡贤资源等.